网站首页 关于我们
企业优势
产品中心
公司动态
成功案例
行业动态
资质荣誉
工程业绩
在线留言
联系我们

厨房设计

当前位置:主页 > 产品中心 > 厨房设计 >

一位农业专家的警告:全球遭受饥荒的人口比1

发布时间:2018-08-07

  另外还有一点也是我必须要提到的,就是城市化对于食品体系所带来的挑战。大概有三分之二的人到2050年的时候会生活在城市里,而不是生活在农村和村镇。所以我们现在的城市发展的规划,就必须要考虑到关于食品,关于粮食的问题。在中国,我其实在这里也写了,大概有2.2亿到2.5亿的人口现在正在慢慢的从农村迁移到城市,所以说城市化也是一个挑战。食品安全以及在城市化过程当中所带来的营养的问题,其实是有非常多的挑战,它不仅跟食品供应有关系,也和食品质量有关系,它跟人的健康营养有关系,因此粮食的供应,特别是一些发展中国家,因为在发展中国家有很多人聚集在大城市当中的一个贫民窟,比如在圣保罗。而且不仅是南非,还包括南亚以及亚洲的很多地方,食品粮食的供应已经成为一个很大的问题。

  5月18日,主题为“新技术·新秩序·新时代”2018复旦·思源全球领袖论坛上,原联合国粮食与农业组织助理总干事、深圳华大基因董事长特别顾问王韧指出当下全球化存在的严重问题,“和十年前相比,遭受到饥饿灾荒影响人口的数量反而是上升的,这是让人很震惊的。虽然现在粮食的产量,目前预估粮食的产量要增加60%,到2050年前要喂养90亿人口的线%。今天全球生产粮食的三分之一还是没有让大家消费掉,要么就是失去了,要么就是浪费了。”

  另外就是我们所说的在城市或者泛城市地区的农业发展。此外,在未来新的技术会给我们带来关于农业的一个全新的领域,就是我所说的大农业,大产业,这些都是可以想象的。还有我们又有很多新的工具和新的方法,帮助我们去追踪各种不同物种演变发展的路径,让我们更好去了解这些物种。比如说华大基因的线多种植物基因的排序,当中70%都可以进行它的基因排序,进行跟踪。另外我们还可以对疾病进行更多的控制,包括根除。比如讲我们可以更容易更准确找出病理,1994年的时候,我们已经在中国,在艾滋病领域做了很多工作,还有2003年的时候非典爆发的时候,我们对非典病菌进行基因排序。2004年对于禽流感我们也进行了很多分析工作。

  我从粮农组织的角度讲几句,1943年时,罗斯福总统建议要建立一个联合国里面的技术机构,就是粮食组织,粮农组织。1945年的时候粮农组织的第一次大会是在加拿大魁北克城召开的,就此创立了联合国的粮农组织。我在这还想再提一句,粮农组织建立的时候,它的一个初创理念,我回过来看一句,它的理念就是非常充分的展示在了它的LOGO上面,有面包吃,有粮食吃。所以非常简单,能够解决粮食安全的危机。二战刚刚结束,目标就是生产出更多的粮食。同样到1960年代的时候,福特基金会和洛克菲勒基金会建立起了第一个国际农业研究机构,在菲律宾,它叫国际稻米研究中心,它的理念也是很简单,就是生产出更多的水稻,尤其是各种类型的不同的水稻。实现高产,比传统的水稻产量更高。当时尤其是在南亚,有几百万的人口,他们是面对着饥饿的危机。

  今天全世界粮食75%的产量是来自于12种不同的农作物,大概全世界有30万种不同的农作物的种类。但是我们的粮食却只能依赖于其中的12个种类,也会带来一些比如说营养不良或者微营养元素缺乏的问题,因为缺乏一个多样性,大家可以看到。今天的农业,我们如果说到生物多样性的话,我们知道农业是造成了世界生物多样性丧失的三分之二的主要的因素,基于全球的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系统服务中心IPBES做的报告。我们说生物多样性是很重要的因素,能够支撑环境的发展,能够支撑农业的发展,比如说它能够帮助播散花粉等等。还有一个重要的挑战,那就是动物类的一些疾病,大约我们发现每十个新发现的人类所忍受的疾病都是从动物身上来的,比如说埃博拉、禽流感等等。这些图片显示出的是非常悲惨的状况,当时是在西非埃博拉疫情爆发最严重的时期,也就是短短几年之前。

  建立起了这家国际稻米研究中心之后,很快研究出了一个成为IR8的奇迹水稻,这个水稻它是一个杂交,是传统的常见的热带的亚热带,亚洲热带的这种水稻,和台湾那边的一个水稻的杂交,他们的这个杂交产品他们称为IR8,很矮脚的,但是非常结实,它能够消耗大量的水和化肥,但是它的产能很高,大概每一个公顷,它的产量六到七吨,而不是一般情况下一到五吨,大概是110天的生长周期,这样的种子可以快速的进行一个扩散,在农民中间广受好评,很快这个种子又传到了印度和南亚的各个国家,这样就开启了我们后来称为绿色革命的时代。

  大家可以看到我们基因排序的成本下降的速度非常快,与此同时我们能够产生的数据在大幅度上升,这样的一个现实会给我们带来各种不同的可能性。WGS,全基因排序我们的目标是希望以一元人民币的成本达到一个GB的数据量。MRI,分子影像,我们的目标是希望每个人次的成本达到一千人民币。刚刚讲的是读取,因为在基因技术当中我们说的是我们基本上做三个事情,首先你要能够读取,你要能够找到或者说能够通过读取明白基因的排序,通过排序,通过MRI,通过这些分子影像帮助我们对基因进行读取。要做的第二件事情就是写,其实就是基因编辑的工作,或者说DNA的合成以及包括蛋白质的合成。韩国1.5分彩网址在现有技术之下,我们还没有办法解决的问题可以把它存储起来,比如说就像我们可以把很多的细胞进行存储。因为数据存储这是我们要做的第三件事情,包括血浆存储,细胞存储等等。

  基因编辑,人造或者说合成的染色体,合成或者说人造细胞,以及人造生命。这些东西并不是这么遥远,它讲的就是关于细胞的合成的一个话题,酵母的细胞合成。我们也可以想象一下,通过基因编辑,通过这样的技术,我们就可以产生出新的农业的细菌或者说新的酵母可以帮我们去进行发酵,然后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在一个星期的时间之内完成几十吨的量。我自己曾参观过德国一个生物器的工厂,可以想象一下如果我们能够把这些细菌,就是说我们在发酵过程当中细菌它的发酵的速度或者说效率能够大幅度提升的话,那么在未来还是会给我们带来非常大的一些帮助。

  很多年以后大约是2002年我又去了印度,当时是联合国粮农组织助理总干事,我当时工作基地在菲律宾。我去了农业耕种的现场,我见了一个农户,他很骄傲告诉我他的孩子起名叫IR8,从而表示谢意。孕育中心成立以后,洛克菲勒基金会和福特基金会回到墨西哥,和这位博士一起,他们一起获得了诺贝尔的和平奖,当时没有诺贝尔的农业奖,所以只有和平奖这一个说法。这位博士就是因为开发出这样某一个矮脚的高产的小麦的种类,所以他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在之后在北美、欧洲成立了更多的基金会,成立了更多国际粮食研究中心。到21世纪开始,至少有15个不同的粮食研究中心,在墨西哥有玉米研究中心,在哥伦比亚还有一个研究中心,是热带农业研究中心,还有在尼日利亚也有这样的热带农业研究中心,全世界有15个粮食科技的研究中心。

  我们说第五次革命最重要的一个驱动力,就是一些新工具、新技术的快速发展。比如说基因排序的技术,在九十年代末的时候,当时美国的科学家推出了人类基因的技术,或者说做了人类基因的项目,来做出关于一个人的完整基因排序,花了三十年的时间,包括花了38亿美金的金额,一共有6个国家的参与,是完全摆出了一个人的基因排序。这是在2000年的时候美国总统宣布人类的首个基因测序工程完成。现在在美国是最大的基因排序公司,他们也说花1500美金就可以完成这样的基因排序,对于华大基因而言,我们花600美元就可以完成这样的一项工程,我们的目标就是希望把这个成本进一步下降到低于1000人民币,希望在一两年当中可以达到这个目标。

  我在这里要跟大家沟通的信息就是我们今天所看到的农业和食品的体系,需要进行转型。而基因技术是其中可以给我们带来希望的这样一种技术,基因编辑基于全新的植物养殖的技术,它可以说是给我们带来各种不同的可能性,让我们可以去种一些新的粮食,新的作物。我要特别强调的是粮食,因为我们在这里讲的并不是类似于水稻和玉米等等这些天然的食物。我们要讲的是一些比如说加工的食物,那么为了要有加工食物的话,我们有的时候需要食物的基因组成有更多的创新性。

  世界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这一点我们都知道,包括粮农组织和CGIAR(国际农业研究磋商组织)本身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我首先想告诉大家,也和大家分享,世界粮农组织的愿景也在发生着变化,一些老的挑战继续存在,但是有很多挑战又是新的,前所未有的挑战。比如说气候变化,我们有一些新的挑战,这些是我们每天要面对的。这些都是FAO和CGIAR的先驱人士,在建立的时候根本都没有想到过的新问题,在现在大概还有8.12亿的人口依然受着饥饿,还有大约全球20亿的人口还是有这种微量营养素的营养不良,同时还有5亿多的成年人出现了肥胖的状况。这是基于2016年底时候FAO(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的报告数据,让大家很惊讶的是这么多年以后还是有很多人口,甚至有更多的人口出现了饥饿的危机。和十年前相比,遭受到饥饿灾荒影响人口的数量反而是上升的,这是让人很震惊的。虽然现在粮食的产量,目前预估粮食的产量要增加60%,到2050年前要喂养90亿人口的线%。今天全球生产粮食的三分之一还是没有让大家消费掉,要么就是失去了,要么就是浪费了。

  我们先来回顾一下,农业这个领域发生了一些什么,我前面已经提到了五十年代的情况,但是你可以看到我们农业和食品生产的变革是发生在更早的时候。首先我们说的第一次食品农业的革命有更多作物种类的传播,比如讲来自于南美来自于秘鲁的这些作物,一位农业专家的警告:全球遭受饥荒的人口比10年前上升了像土豆等等进入到亚洲,还有玉米、小米也开始从墨西哥进入到更多的地方。第二次的革命就是杂交,比如说有杂交水稻、杂交玉米等等。农业的第三次革命,我们所说的绝育的过程,在这之后我们又经历了第四次的革命,现在我们是刚刚进入到第五次的革命,第五次革命的特点就是基于基因的一些技术,基因组学的技术可能会给农业和食品带来的变化。

  另外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对抗生素出现了失效的危机,或者说现在耐药性的问题。我们现在知道有很多导致疾病的微生物群已经导致了耐药性。另外在农业以及在我们的海洋业都遇到这样的问题。我们看到可持续性的畜牧业的重要性,另外在未来三十年时间当中,我们估计在亚洲还有非洲大部分地区鸡蛋、牛奶和肉类的消费估计要增长200%到600%,畜牧业占到全球农业产出的40%,在亚洲,在非洲,畜牧业现在是遇到了非常多的各种不同的高影响力的疾病,比如说肺结核,还有很多各种不同的病菌的感染,还有很多慢性的疾病,包括寄生虫的疾病,会导致很多动物的死亡。

  这里我想说的就是这些全球农业研究的早期的这些人士都是非常有远见的一些人,他们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收集不同的粮食的基因组。CGIAR(国际农业研究磋商组织)这个机构拥有全世界最全面的,大概60万个不同样本的农作物生物基因资源。这里面至少有来自非洲的四万多个样本。CGIAR(国际农业研究磋商组织)这个基因中心他们还会做一些新的种子的育种的工作,包括豆制品、玉米、小麦、水稻等等。到2008年的时候,我后来成为CGIAR(国际农业研究磋商组织)系统的一个负责人,我当时在世界银行。我就主持了第四次的CGIAR(国际农业研究磋商组织)的系统审核,我们发现了一点就是CGIAR(国际农业研究磋商组织)这些中心体系为提升全球农业的产量和管理方面做出了非常重要的贡献。